当前位置: 首页 - 校友会 - 回忆江财 - 我的学生们-----村姑

我的学生们-----村姑


 

[发布时间:2012-03-07 15:12:18] [访问量:]

我的学生们-----村姑

 

黄雨虹 
 
0

    村姑原来不叫村姑,叫“冬瓜”。因为她有点白白胖胖的。

    她进校的那一年,是和弟弟一起来的。我们问她爸爸一下子两个孩子上大学会不会经济压力很大,她爸笑着说:“还好还好!”后来我们才知道,何止还好,人家可是有钱人!

    冬瓜是大姐,补习过两年才考上。所以她比一般学生年龄要大,加上从小帮妈妈料理饭馆,人也要成熟很多。一进校,她就被班主任发掘成了主要干部。几年来,她干过学习委员、班长、直到我的助手--分团委第一副书记。

    我对村姑的工作一直很放心,唯一一次被我整哭是写材料。学院团学双代会,她的工作总结写到第七稿都没有被我放过,据说她那天晚上是边哭边写的。工作以后,每每说起此事,村姑都会很感慨。

   客观地说村姑其实一点也不胖,也就是圆润些,不过那届学生干部都是嘴巴比较损的,“冬瓜”还算好的,有个女生被叫做“包子”。

    毕业前,“冬瓜”没有去外面的世界寻找精彩,而是决定参加江西省选拔优秀毕业生到基层的考试,一下考上了。到了农村,因为踏实肯干,又很会写材料,很快被发现,提拔。她到基层三个月就成为了副科级,一年后成为了当地一个很大的镇的副镇长,经常下乡。从此我们就叫她村姑了。

    冬瓜长得很可爱,家境不错,自己又能干,在基层追求的人很多。难得的是,她并没有挑剔,找了个自己喜欢又还可靠(至少现在是)的男人很快就结婚了。我听说她爸爸对这个女婿不是很满意,婚礼上我悄悄问他:“老张,你到底看你女婿哪个地方不顺眼?”他爸爸喝得不少了,也很可爱地对我悄悄说:“家里太穷了!”赫赫,人家家里好歹都是公务员,不算穷的。后来我告诉村姑,她说别管他,我爸爸就是怕我吃苦,我嫁的人我自己喜欢就行。

    在我的学生中,村姑不是聪慧的人,但难得的是,她始终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。人生在世,最难把握的就是分寸。在选择从政的那天开始,她就把自己放在了不断选择和被选择的台面上。现在村姑已经被提拔成为了正科级的干部,在基层,以她的年龄是不多见的。我也相信,她会始终把握自己的方向,一路平安顺利的!

    每到毕业时节,我们都要给毕业生作动员。因为有些同学给自己的职业定位很高,不太切合实际。其实,我的很多学生在基层都干得很不错,他们的生活虽然比不上“北上广”那样五光十色,但是很纯朴和踏实,一样也有精彩!

    对于生活来说,只要适合自己,就是最好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