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- 校友会 - 回忆江财 - 在天国,相信你依然优秀

在天国,相信你依然优秀


 

[发布时间:2012-03-07 14:12:36] [访问量:]
 
 
0
在天国,相信你依然优秀
?D?D悼唁潘昕离世一周年
 
熊绍辉
 
去年十月底的一天,秋风萧瑟。05工(2)班的姜锋从他工作的广州打来电话:“老师,您知道么,潘昕昨天去逝了!”尽管我早已有心理准备,但当真的得知潘昕离世的消息时,心里顿时沉痛起来,难过的泪水也充溢了眼眶,因为他是那样的年轻、那样的优秀、那样的阳光,更因为他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舍。
潘昕是05工(2)班的学生,也是院学生会主席。他大概一米七四的个头,头发天然微卷,一对小眼睛,笑起来便眯成一条缝,满脸的灿烂。他给我第一印象是在同学中特别有威信。我于2008年1月到工商管理学院任职后,有意识地出席院学生会常委、部长例会,班长、支书例会,以及学生会组织的一系列重大活动,感觉学生干部非常佩服他,他的话几乎一言九鼎,所以工作效率很高。第二个印象是他概括能力、演讲能力特别强。记得我第一次出席院学生会优秀部门评选会,结束时他先作总结发言,结果他幽默风趣、妙语联珠,引得全场笑声阵阵、掌声不断。他发完言请我讲评,我感觉没有信心了,结果第一句话就是“其实我想讲的潘昕都讲到了……”。但有一次他的“幽默”令我不满,那是在“工商管理学院2008级新生入学教育”大会上,他代表院学生会讲话,其中有一句逗得全场哄堂大笑,大致的意思是:“刚才老师的教导非常重要,我们要牢记在心,不过我当年参加典礼时老师的讲话我都忘了……”,事后,我狠狠地批评了他,他的解释是,只是想逗大家笑一笑。第三个印象是善于兼顾工作、学习、生活,而且都表现得很优秀。他先后担任过班长、院学生会部长、主席、绿派社社长等职,责任重大,活动频繁,为了组织完成某些任务,被迫翘课也是常有的事,但他总能把握一切机会、抓住宝贵时间把漏掉的课程补回来,所以不仅考试从来没有挂科,而且成绩特别优秀。2008年底他参加了学校的推免(即推选免试读研究生),结果他凭借综合实力、以总分第三名的成绩入选。取得推免资格后,接着又参加首都经贸大学的推免,再次获得成功。尤其令同学们羡慕的是,他不仅工作出色、学习突出,而且拥有一位美丽与才华集于一身的女友。潘昕的女友LJ是同班同学,一米六八的个子,身材窈窕,长发披肩,婀娜多姿,2009年1月以优异成绩考入厦门大学读研究生。第四个印象是尊敬老师,谦虚低调。无论在何种场合,只要潘昕见到我,他都会主动过来亲热打招呼:“书记,您好!”有时,他也会来到我办公室,或汇报学生会的工作,或请教生活中遇到的难事。不过也有一次例外,那是一天下午下班后,我去鼎食轩吃饭,在蛟湖边的路上潘昕与LJ手牵手边窃窃私语边迎面走来,也许是俩人正沉浸在幸福之中,走到我跟前才惊诧的发现,“啊唷!”一声,俩人象触电似的迅速闪开。我乐开了花,说:“我没看到什么啊!”然后,俩人同时说了声“老师再见哈!”又牵着手一路小跑,消失在树林中。
然而,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2009年春节后逐渐传来了有关潘昕不祥的消息。先是听说他生病了,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,我也没在意,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耳机传来的声音一点不象病人,他笑呵呵告诉我:“老师,我没事,就是有点不舒服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再过段时间,潘昕还没回学校,我打电话给他父亲,他父亲的口吻好象也没什么大事,告诉我潘昕的肝部长了一小快息肉,已经去上海住院治疗了,问题不大。四月份(哪天我不记得了)潘昕父子俩突然来我办公室造访,看上去潘昕精神状态挺好的,除了脸色稍微有点憔悴外,依然是灿烂的笑脸、文雅的举止、侃侃的谈吐,我也就放心了。6月中旬的一天,潘昕的父亲再次来到我办公室,这次我感到情况不妙,因为潘昕没来,而且,原本身体壮实、高大魁梧的潘昕父亲,显然消瘦了许多,神态疲惫而沮丧。他语气沉重地告诉我,其实潘昕得的病是肝癌,属中晚期,目前正在做保守治疗。这次他来,一是为潘昕办理重大疾病保险理赔,二是请求学院采取特殊办法为潘昕举行毕业论文答辩。同时,他恳切地要求我为潘昕的病情保密……听了潘昕父亲的情况介绍,我心如刀绞,老天不公啊,这么大的灾难怎么就落在潘昕的头上呢?此后的日子里,我默默地为潘昕祈祷,菩萨保佑他躲过这一劫吧!
大概是6月26日吧,根据学校的统一安排,这天我们学院举行校、院领导及部分老师与毕业班合影留念。身处一大群身着学士服装、嘻嘻哈哈相互合影留念的毕业生之中,突然其中的一位出现在我面前,轻声地、很有礼貌地打招呼:“书记,您好!”我眼睛一亮,这不是潘昕吗!依然是灿烂的笑脸,只是,尽管身上罩了学士服,仍然感觉得到他瘦了很多,脸色腊黄,小眼睛有点内陷。我正欲问他一些情况,谁知他竟然迅速转身离开了我,象一阵风从我视野中消失了,我多少有点不解。当天吃过晚饭,我径直来到潘昕的寝室,可是,他的床铺空空如也。寝室同学姜峰、李劲起在,我问潘昕去哪了?他俩说潘昕?R根就没来寝室啊,于是我当场打潘昕的手机,通了,潘昕的声音不大,但感觉还是乐观的,他感谢老师来看望他,只是他需要在更安静的地方休息。他说,等他病好了,一定来专程拜访老师。此时我明白了,为什么潘昕只在我面前一晃就离开了,因为他不想让我看清楚他被病魔折磨得憔悴不堪的样子。但我无论如何没有想到,这眼前的一晃,竞成了我与潘昕的永诀!
转眼间,暑假过去了。九月份开学不久,我寻思着潘昕应该到首都经贸大学报到了,于是给他打去电话。从手机中传来的没有了过去一贯乐观的声音,他语气平缓,告诉我他开学了,正在边治疗边学习。最后,他非常诚恳地说:“书记,等我病好了,我一定要去看您,看看我的老师们和熟悉的校园!”这句话,也成了我听到他讲给我的最后一句话。
国庆节,一天晚上儿子对我说:“老爸,潘昕的情况可能不太好了。”我说:“你胡说些什么呀!”儿子说:“我看了他最近写的一篇博客,他说自己可能就要到很遥远的地方去旅行了,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。”
十月底的一天晚上,我正在外地出差,接到了潘昕去世的噩耗。我立马告知了王琪书记,一位同样十分关心潘昕病情的老师。王书记听到这个消息后,沉默良久,我知道,她一定是非常难过,哽咽得无法讲话。随即,我给潘昕的父亲打去电话表示深切的慰问。潘昕的父亲听上去比较平静,他告诉我,其实在6月份医生已经表示无回天之力了,但为了满足潘昕的愿望,仍然同意他去北京首都经贸大学报到。他去了,我们的心也空了……回校后,我把潘昕去逝的消息告诉了熟悉他的党团干部和部分学生干部,大家都非常震惊,不相信这是事实,而杨琬琪老师当场就难受得失声痛哭。消息不胫而走,有的前往潘昕的家里吊唁,而更多的是在潘昕的博客上留言,对他的不幸去世表示哀悼。
一名年轻的学生,一名优秀的学生就这样走了!我曾经问潘昕的父亲,潘昕不抽烟、不喝酒,为什么会得这种病?潘昕的父亲回答说,如果要从他自身找原因的话,就是他经常生活没有规律,有时熬夜到凌晨,有时睡觉一整天,不太参加体育运动。于是我想,如今的在校大学生们,在认真学习的同时,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,适当参加一些体育运动是多么的重要啊!
    斯人已去,我们还会怀念他。但我们所有健在的人,更应该懂得珍惜,珍惜学习的机会、珍惜工作的快乐、珍惜健康的身体,让我们忘却曾经的悲痛和叹息,快乐地生活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