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- 校友会 - 校友风采 - 厅长谈人生

厅长谈人生


 

[发布时间:2010-05-13 09:50:16] [访问量:]

张勇,男,生于1960年10月2日,产业经济学博士,中共党员,高级经济师。现任江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厅长,江西新余人。


1981.9——1985.7在原江西大学政治系经济学专业读书;
1985.7——1987.6在萍乡市芦溪镇工作;
1987.4任芦溪镇党委员会工办主任;
1989.6任省劳动人事厅社会保障文化管理局副科长;
1990.9任省劳动人事厅社会保障文化管理局科长;
1991.10任省劳动人事厅社会保障文化管理局副局长;
1993.3任省劳动厅办公室副主任;
1995.10任省劳动厅计划处处长;
2000.7任省劳动保障厅副厅长。

    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70余篇论文,合著书籍4部;1996年获全国劳动系统先进个人(省级劳模);四次获省劳动科研成果一等奖;一次劳动部科研成果三等奖。 张勇的个人魅力,是很多人民公仆的一个缩影,从一个大学生到江西省劳动社会保障厅副厅长,他风雨中一路走过。 
     
    1960年,张勇出生于江西新余的一个乡党委书记的家庭里。那个年代的农村,家家户户的生活总结起来就一个字:苦。
  
    “小的时候,生活很艰苦,缺油少盐的,肉更是稀罕东西。我母亲把猪肥肉炼成油,为了防止它变质,里面总是放好多盐,很咸。那时,我常常会在吃饭的时候,趁母亲不注意,偷偷地挖一勺板油藏在碗底,配着高粱米饭,那种感觉,回忆起来香着呢!”但是在当年,张勇发奋读书,却是为了改变农村的生活。“年纪小的时候,不知道读书会有什么用,只是知道学习,还得学习好,否则回去爸爸会打。”, 
“一定的知识对人的一生是有决定作用的。进入大学后,我忽然觉得视野开阔了,大学生活为我描绘了一个美好的前程,我一下子添了许多勇气,我发现自己突然长大了,也变得十分自信了。我抓住一切机会表现自己、完善自己。当时,我在学校任组长、生活委员、副班长。我当时特别喜欢读书,经常写些论文,发表在江西大学的学报上和各类刊物上。当时谁的论文发表在江西大学的学报上,那是一种最高荣誉。”在假期中,我经常约六、七个同学组成一个小组到农村搞社会调查,分析当时中国国有企业发展的前景和发展道路上存在的问题。张勇,他对生活和事业的热情,使他更愿意以一种积极的姿态参与其中,而不是做一个冷眼观察和默默思考的人。
   
    1985年,张勇大学毕业,许多单位都希望张勇到他们单位工作。但由于从不受家庭环境的影响,张勇毅然决定放弃在城市工作的良好机会,投身到农村,多为老百姓干些实事,改变农村的现状。
     
   过节过年时,乡里分一些东西,张勇都毫不保留地把这些东西分给当地条件最不好的农民,有些人认为张勇的这种做法很“傻”,但张勇不以为然,“虽然我不能一时改变整个农村落后的面貌,但我至少能帮助那些农民解决暂时的温饱问题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从1987年起,张勇先后在省劳动人事厅、劳动厅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工作,作为一名公务员,他一直关心人民群众的疾苦,解决老百姓的实际困难,只要是老百姓的合理要求,他都会立刻竭尽所能去解决。他觉得如果一个公务员一年能为老百姓解决几件实事,那老百姓的生活就会美好得多。

成功=机会+努力



    在我20岁以前,我实现目标的机率几乎是零,为什么呢?因为一些书都告诉我:每一个人设定目标一定要多方面,要有金钱方面、事业方面、人际关系方面、家庭生活方面,每一个大大小小的目标都要设定出来,我当时非常相信这些书里面所讲的方法,并去使用它。我记得有一年年初的时候,我设立了20几个目标,决定要在下个月完成,一开始非常兴奋,可是后来不到30天,我的兴奋度就冷却下来了。为什么呢?答案当然是这些目标一个都没有实现。直到21岁那一年,我终于了解到,原来这些方法都是错误的。

大部分的书籍都误导了我们,他们都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你可以有很多目标,但是你一定要有一个核心目标,一旦你设立出这个核心目标,就要全力以赴朝这个目标去做。只要一旦实现这个目标,其他的几乎也会跟着实现。这就是设立核心目标的好处。一个立志做大官,但不作大事的人,是作不了大官的。一定要树立做具体的事,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。为人真诚也是成功的一个重要品质,作为一个副厅长的张勇,在思考问题时,要站在一个较高的层次,从全局考虑问题,克服本位主义,各类因素全面衡量,在人际关系上把自己往下降,以身作则,不摆架子,为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,做具体工作。
    
    想吸取别人的内功?请读书。“我希望今后把‘必读书’改为‘请读书’,请现在的大学生们在嬉戏宴乐之余,多少读些书。我不敢说读书救国之类的大话,只说一句贴自己的悄悄话:不读书,恐怕连人也做不成了!要知道教室的窗外,有多少个高玉宝正准备发出那嘹亮的一喊‘我要读书!’。”读书其实是吸取别人的内功的最好方法,一个人练功速度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友情让生活充满阳光


    张勇自认是个热爱生活的人,和每一拨同学聚会时,张勇都能说出很多连当事人自己都不记得的事情,大家都奇怪,他竟然记得如此多的事情。
    
    张勇非常怀念大学校园的生活,刚毕业时,他时常会回母校,拜访老师,寻找大学四年生活的足迹,当路过他原来上课的教室时,他会走进这个教室,找到他原来坐的位置,回想当年上课时的情景。“我是一个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很深的人。很重视亲情和友情。”张勇坦言他最欣赏的处世原则是——与人为善:理解的、体贴的、善良的、退让的。他的观点是:别人不理解你时,要先一再退让,多宽容别人,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;如果对方还是不讲理,那再打架也不迟(看来也不是一味忍让啊,先礼后兵。)跟谁都不真生气,这样处世,会让自己生活在一种很好的气氛当中,有了友情,生活永远充满阳光。“师生情、同学情、战友情、老乡情”是一种非常纯洁、朴实的感情,这种感情是建立在彼此真诚的基础上,少了社会上那种互相利用,功利性很强的人情关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两条不同的路线

    
    现代人必须把不断地学习贯穿到整个人生中来。回忆一下从前,我们父辈的人生常常是沿着“中学——大学——工作——退休”这样的轨迹来运行,他们自从步入工作岗位那天起,直至退休,就很少再接受系统的学习。那是由当时低下的教育和生活水平决定的。可是现在,一方面教育发展迅速——随处都有继续教育的机会;另一方面,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——工作的时间也就相应延长,每个人不可能在20岁之前学完今后工作所需要的所有知识,因此必须在实践中发现自身不足,重返学校再次充电,应该沿着“学习——工作——再学习——再工作”的路线发展。
     
    从15岁到30岁,是积累人力资本的最好时间,可以尝试四、五种不同的工作,一方面扩大自己的交往圈子,另一方面寻找自己愿意毕业投身的领域;从30岁到50岁,是传统意义上的职业阶段,在这段时期我们往往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这位,可以倾注20年的生命去做一件自认为值得做的工作。到了50岁以后,这不但不是人生的夕阳,相反,更是生命最应该积极面对的阶段。这个时候的人有丰富的知识、经验和充裕的时间,可以利用前半生积累的宝贵经验去做一些适合自己的工作。所以如将人生比喻成经营事业,与其说规划人生,不如说经营自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真正的好工作还没有发明出来

    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在大学所学专业与所从事职业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,而且所学的专业未必就能应用于实践。也许有的同学会这样问:我们的大学学习有什么用处呢?我的回答是:我们在大学里不应仅仅应付考试,更主要的是学习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方法;另外,年轻人将来可能发明他们的工作(未来的许多职业今日尚不存在),并随着工作市场环境的变化,不断调整、再发明他们的工作。因此,一些有吸引力的工作正在创造中,如果你用你的事业心工作,你就可能在不感兴趣的工作中创造有吸引力的工作。现实往往和梦想差很远,我们不要过分地在意一份工作,关键是确定你的梦想,你不一定非得马上实现它,但你需要把它作为成长过程中的身份指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社会需要多方面发展的人


    现今社会的多元发展要求多方面发展的人才,我们不能只钻在某个学科、某个领域,相反,我们要走出来,打破学科间人为的界限,比如,IT人才也可以研究一下传播学,将网络与传播结合起来,而事实上,网络传播学作为一门边缘学科正需要既懂网络又懂传播的人才,在这时,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有机地结合起来了,这也正是要坚持终身学习的原因。大学四年,是形成一个人世界观、价值观、人生观的关键阶段。也是接受知识、积累经验的黄金时代。当代大学生应珍在校园里宝贵的学习时间,博览群书,增长见识,培养自己各方面的能力,多接触社会,积累一定的社会经验,为以后走上工作岗位打下基础。未来的竞争异常激烈,市场是不相信眼泪的,只有从各方面努力提高自己的素质,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增强自己的竞争筹码。